夢蝶

简体版[邱夏][夏邱][武文]玫瑰色的你


——玫瑰色的你,不是玫瑰,是你

「大家好,我是夏宇豪,今年23岁,双性恋,我支持婚姻平权」

舞台下,一片彩虹飘扬

「我不需要认同同性恋或异性恋」

「因为,你们,我们,或他们,都不需要我的,或任何人的认同」

舞台上,脸面画上彩虹的青年正微笑着发言

「我们都过的很好,我们吃面不需要别人认同
我们穿衣服不需要别人认同,我们活着,不需要别人认同」

「那自然,我们相爱,也不需要别人认同」

「谢谢大家,我是夏宇豪」






「轩~~」

夏宇豪一个飞扑,像无尾熊一样挂在邱子轩身上

「说的很好啊」

看到自家小忠犬,子轩只是微微一笑

「还不是我家子轩教的好~」

宇豪话落,就被敲了一下额头

「傲!轩你干…」

子轩啄了一下宇豪厚翘的嘴唇

「知道就好」

宇豪炸红了脸,半天只憋出了一声带有胜利意味的娇嗔
「哼…」

[喀嚓! ]

一声快门从身后响起,子轩却甚至没转头

「嗨!小小」

「啊啊啊啊!真人cp百看不厌!」

小小拿着手机小宇宙爆炸中,身后跟着手上拿满包包的贺承恩,以及闪瞎人不用钱的文武兄弟俩

「你们怎么会来?」

振文翻了个白眼

「小小各种威胁利诱啊,喔…我说错了,没有利诱,只有威胁」

子轩无奈的笑了笑,振文一旁的振武也苦笑的将振文怀里靠

「我们当约会也可以啊?而且你看,这里也都是和我们一样的人啊,即使我这样做也没人会注意」

「好好…勉强,你说哪样?」

「这样」

振武低头衔着恋人的唇,轻舔了舔,无视于已经原地爆炸的振文和小小,抬头看着也呆掉的子轩和宇豪

「你们等等要去哪?」

宇豪呆若木鸡的回答

「回家…」

「喔…那振文我们一起走吧」

振武牵着王·啊啊啊被哥哥撩爆了怎么办·振文,自若的往前走,留下一群吃狗粮过度的子轩一群人

子轩和宇豪对看了一眼

天啊!原来你是这样的王振武

暑气被游行队伍蒸腾成气氛高峰的良药

振文跟着振武的背影在人群之中缓慢移动

当初好像也是这样

哥哥在前,我轻轻的跟在后,只有我闹脾气时会故意走快

而那时候振武就会想方设法来讨好振文

小饼干、糖果、漫画、新玩具,或…




振武的怀抱
都是振武拿来哄他的计策

而振文是不会承认他其实只期待最后一项

振文的步伐顺着思潮,渐渐慢了下来,没注意到振武

他们在一起了,不顾一切在一起了,但其他人呢?

他们的父母呢?

他们总有一天会分开的,即使不分开,这支持他们的人,也并非全世界…

振文有点鼻酸,忍不住又想到他们曾经为此而吵架的话题

爱,不爱?

振武最不喜欢这句话,但没安全感的振文总是不由自主的想起

会不会他…

爱错?

「振文!」

振武十万火急的挤出人群,看见了脸色凝重的振文

「哥…」

振文抬头看着振武,振武难得纤细的心思在此时现出

他把人锁进怀里,轻声说道

「爱,没有错不错,没有该不该,我们刚好互相喜欢,我们比其他人都勇敢,我们在一起了」

「我爱你,毋庸置疑的我爱你,我们只是爱人的方式不一样,但不要怀疑,我爱你」

振武呼出一口气
「我不说,不代表不爱」

他把埋在胸口的人儿挖出来
「走吧?」

「嗯」

他们往前走,笑的灿烂




宇豪和子轩挤出人群,往前漫步,却看到另一头也有人群

「轩,他们…」

「不用理,走我们的」

『婚姻家庭,自己决定! 』

『小孩需要正常的家庭! 』

『上帝创造了亚当和夏娃,不是史蒂夫』

宇豪禁不住被耸动的标语所吸引,牵着子轩的手渐渐松开

「轩…」

子轩抓住了想挣脱的那只手,十指收紧,想把自己的体温镶入对方掌心

「正常是他们定义的」

「但…」

子轩看着路标,却眼神坚定

「小孩无关父母、父父或母母,身教重于一切,不教他们歧视,他们就不会有歧视」

子轩终于转过头来,微笑望向反同人群,再和夏宇豪对视

「更何况圣经是人写的」

「而且你忘了你自己说的吗?我们不需要别人认同,我们并没有伤害到别人」

宇豪回握住子轩的手

「只是…我们会有很多阻碍,你…怕吗?」

子轩笑出声来,宇豪撅嘴咕哝了一句「笑什么啦…」

「你可爱啊」子轩看向他的眼神,温柔的腻的出水

「回答啦…」

「阻碍,也是我们定义的,只要我们不认为他是阻碍,那他就不会是阻碍」
「我们习惯躲在暗处,但那不代表我们不该,我们不能走在阳光下」

「虽然我们家宇豪太可爱,我有点后悔带你走出来」子轩故意撇撇嘴角,装作不悦

「幼稚」

「但你喜欢」

谨献给

现在已是安溥的张悬,和所有为了自己的信念而奋斗的人

让我们一起温柔的推翻这世界
                  ——苏打绿青峰

谢谢你们

[邱夏][夏邱][武文]玫瑰色的你


——玫瑰色的你,不是玫瑰,是你

「大家好,我是夏宇豪,今年23歲,雙性戀,我支持婚姻平權」

舞臺下,一片彩虹飄揚

「我不需要認同同性戀或異性戀」

「因為,你們,我們,或他們,都不需要我的,或任何人的認同」

舞臺上,臉面畫上彩虹的青年正微笑著發言

「我們都過的很好,我們吃麵不需要別人認同
我們穿衣服不需要別人認同,我們活著,不需要別人認同」

「那自然,我們相愛,也不需要別人認同」

「謝謝大家,我是夏宇豪」






「軒~~」

夏宇豪一個飛撲,像無尾熊一樣掛在邱子軒身上

「說的很好啊」

看到自家小忠犬,子軒只是微微一笑

「還不是我家子軒教的好~」

宇豪話落,就被敲了一下額頭

「傲!軒你幹…」

子軒啄了一下宇豪厚翹的嘴唇

「知道就好」

宇豪炸紅了臉,半天只憋出了一聲帶有勝利意味的嬌嗔
「哼…」

[喀嚓!]

一聲快門從身後響起,子軒卻甚至沒轉頭

「嗨!小小」

「啊啊啊啊!真人cp百看不厭!」

小小拿著手機小宇宙爆炸中,身後跟著手上拿滿包包的賀承恩,以及閃瞎人不用錢的文武兄弟倆

「你們怎麼會來?」

振文翻了個白眼

「小小各種威脅利誘啊,喔…我說錯了,沒有利誘,只有威脅」

子軒無奈的笑了笑,振文一旁的振武也苦笑的將振文懷裡靠

「我們當約會也可以啊?而且你看,這裡也都是和我們一樣的人啊,即使我這樣做也沒人會注意」

「好好…勉強,你說哪樣?」

「這樣」

振武低頭啣著戀人的唇,輕舔了舔,無視於已經原地爆炸的振文和小小,抬頭看著也呆掉的子軒和宇豪

「你們等等要去哪?」

宇豪呆若木雞的回答

「回家…」

「喔…那振文我們一起走吧」

振武牽著王·啊啊啊被哥哥撩爆了怎麼辦·振文,自若的往前走,留下一群吃狗糧過度的子軒一群人

子軒和宇豪對看了一眼

天啊!原來你是這樣的王振武

暑氣被遊行隊伍蒸騰成氣氛高峰的良藥

振文跟著振武的背影在人群之中緩慢移動

當初好像也是這樣

哥哥在前,我輕輕的跟在後,只有我鬧脾氣時會故意走快

而那時候振武就會想方設法來討好振文

小餅乾、糖果、漫畫、新玩具,或…




振武的懷抱
都是振武拿來哄他的計策

而振文是不會承認他其實只期待最後一項

振文的步伐順著思潮,漸漸慢了下來,沒注意到振武

他們在一起了,不顧一切在一起了,但其他人呢?

他們的父母呢?

他們總有一天會分開的,即使不分開,這支持他們的人,也並非全世界…

振文有點鼻酸,忍不住又想到他們曾經為此而吵架的話題

愛,不愛?

振武最不喜歡這句話,但沒安全感的振文總是不由自主的想起

會不會他…

愛錯?

「振文!」

振武十萬火急的擠出人群,看見了臉色凝重的振文

「哥…」

振文抬頭看著振武,振武難得纖細的心思在此時現出

他把人鎖進懷裡,輕聲說道

「愛,沒有錯不錯,沒有該不該,我們剛好互相喜歡,我們比其他人都勇敢,我們在一起了」

「我愛你,毋庸置疑的我愛你,我們只是愛人的方式不一樣,但不要懷疑,我愛你」

振武呼出一口氣
「我不說,不代表不愛」

他把埋在胸口的人兒挖出來
「走吧?」

「嗯」

他們往前走,笑的燦爛




宇豪和子軒擠出人群,往前漫步,卻看到另一頭也有人群

「軒,他們…」

「不用理,走我們的」

『婚姻家庭,自己決定!』

『小孩需要正常的家庭!』

『上帝創造了亞當和夏娃,不是史蒂夫』

宇豪禁不住被聳動的標語所吸引,牽著子軒的手漸漸鬆開

「軒…」

子軒抓住了想掙脫的那隻手,十指收緊,想把自己的體溫鑲入對方掌心

「正常是他們定義的」

「但…」

子軒看著路標,卻眼神堅定

「小孩無關父母、父父或母母,身教重於一切,不教他們歧視,他們就不會有歧視」

子軒終於轉過頭來,微笑望向反同人群,再和夏宇豪對視

「更何況聖經是人寫的」

「而且你忘了你自己說的嗎?我們不需要別人認同,我們並沒有傷害到別人」

宇豪回握住子軒的手

「只是…我們會有很多阻礙,你…怕嗎?」

子軒笑出聲來,宇豪撅嘴咕噥了一句「笑什麼啦…」

「你可愛啊」子軒看向他的眼神,溫柔的膩的出水

「回答啦…」

「阻礙,也是我們定義的,只要我們不認為他是阻礙,那他就不會是阻礙」
「我們習慣躲在暗處,但那不代表我們不該,我們不能走在陽光下」

「雖然我們家宇豪太可愛,我有點後悔帶你走出來」子軒故意撇撇嘴角,裝作不悅

「幼稚」

「但你喜歡」

謹獻給

現在已是安溥的張懸,和所有為了自己的信念而奮鬥的人

讓我們一起溫柔的推翻這世界
                  ——蘇打綠青峰

謝謝你們
人生第一次發文(大概也是最後一次)
單純只是有感而發
其實臺灣已經算一個開放的國家,只是有時候在一些場合中,還是默默的會被不一樣的眼光對待,尤其是身為較少的雙性戀者,很容易被貼上{花心}的標籤,即使我才國二,沒有任何戀愛經驗,在小六時也惶恐了許久,才能慢慢接受,但至今,依然沒有人知道我是位雙性戀者,只能透過匿名等方式留言
我年紀小,不代表我說的話都是無稽之談,但因為我年紀小,我更容易去發言,卻不容易被看見,常常被含糊帶過
但無論如何,這片土地還是有很多溫暖的人事物,就像[玫瑰色的你]這首歌一樣,戴上了玫瑰色眼鏡,世界會被矇上一層名為溫柔的濾鏡